首页 紫微正文

分析贪狼星的前途

免费算命 紫微 2021-03-12 25 0
分析贪狼星的前途,
  贪狼星是甲木,在斗数里是唯一朝向「天空」发展的星曜,当长得愈高则是所谓的「树大招风」?贪狼星外表的形象是甲木,底子里却是癸水,而癸水之于甲木是为「正印」,所以贪狼人的骨子里当是有着识大体、很受教,且不会离经叛道的基因,然而斗数的古籍里却谓贪狼是大桃花星,何故?在这里易德轩网就为大家详情解析前途无量的贪狼星。供参考!,  当贪狼星坐进亥、子水宫时,会有水泛木浮的桃花象,但是,坐进其它10个宫位的贪狼星,如再强调其为大桃花时,那并不是厚不厚道问题,而是治学态度不及格,如果您有机会多搜集命盘时,则会发觉贪狼人成为医生、护理人员或教授、老师或科学家、物理学家的比例甚高,亦有宗教家及「公民与道德」卫道主义者,而以演艺人员而言,寅卯宫坐命的贪狼人(寅宫贪狼星独坐,而卯宫则是紫贪同宫),那会是很有才华、有内涵的艺人,定不会是只会搞噱头、扭臀摆腰、卖帅、卖弄风骚的「咖」。,  宫位是容纳星曜的地方,宫位的环境足可影响星曜的发展,以卯宫与酉宫的紫微贪狼组合作分辨时,当可发现卯宫的紫微贪狼人有股傲气,那傲气则不是因为紫微星,而是卯宫木气直接支持贪狼木,而卯木又会狠狠的制服紫微星(紫微星为己土,那是乙木克己土的强力克制),所以卯宫的紫贪人之高傲态度是因为才华卓群,而之所以会让人另眼相看之原因则是贪狼木为甲木,其之界限在于「天空」(甲木参天),而卯宫里紫微星所散发出的贵气,则是仅供参考,因为真正的主角则是贪狼木,所以「桃花犯主为至淫」,当改为「贪狼犯主,却不淫」,因为贪狼里的癸水在卯宫,不但得生助贪狼木,又会泄于卯宫,缺水的贪狼何来桃花(水主情、主桃花)。,  而酉宫的紫微贪狼人,经紫微土泄于五行金的宫位,而酉宫辛金复能对甲木来个「正官」式的规范,所以以桃花感情韵事而言,则比卯宫多了一点水气(酉宫之金会生贪狼星里的癸水),然此种情况下的紫微贪狼组合,是可能有「不为人知」的韵事,但那只会是酉宫微贪狼人的人生偶遇,而非将风流当成「习惯」。酉宫紫微贪狼人则较卯宫紫贪人「规矩」得多,但创造力却不如卯宫紫贪人那么杰出,倘若这两个宫位的紫微贪狼组合不加入右弼星或文曲星或天姚星,那么风流风骚甲级大桃花犯主这档事,对紫微贪狼人而言则是言过其实。,  倘若能以古哲所传五行生克制化之理应用在宫位与星曜组合关系上,那则能洞悉各种星曜组合在宫位里所表现出来的样貌,而不会被胡言滥语之人牵着鼻子走(贪狼木有如松柏、桧樟等木,耿直质硬有骨气,个性倔强有气势、有格调)。,  太阴星俗称月亮,其之光晖是来自太阳,太阴主财、主不动产,是为癸水(阴水),是可与60甲子花纳音的井泉水与长流水作联想,井泉水者深藏不外露,被动却有求必应,而长流水者生生不息,如月亮在天空运转不曾停顿,而太阴体型大,所以更像静谧的「大型」的湖泊之水。而这个太阴水会作怪吗?答案是会,当太阴星与羊、陀同宫时,岁限逢之犹如「钱塘潮」,因为可将羊、陀视为宫位的变景,任何星曜与其同宫会变成偏颇,其核心价值或本质也会被扭曲。,  而破军水像是60甲子花纳音里的大海水,发挥起来时像海啸,又像大河的泛滥洪水,是气势磅�且具攻击性、侵犯性的水,然破军水坐进辰戌宫或午未甚至是寅卯宫,则像橱进笼子里的老虎猛兽,可以将其视为很有个性、很雄伟的乖乖水,为福大于为祸,有河堤规范。在午宫之破军水是让冰冷的癸水加热成为温暖的水,那则转化成为善为福可以滋润大地的「水资源」,而不再是到处催枯拉朽胡乱闯祸的洪水猛兽(依统计,破军坐午宫、戌宫的格局,成为外科医生或护理医疗人员的比例不在少数)。,  在命盘上,七杀、破军、贪狼是永远都会见得到的组合,破军坐命时,贪狼在官禄位,七杀则在财帛位;七杀坐命时,贪狼在财帛位,破军在官禄位,这当是不同的命盘结构,也会造成不同的命运发展取向,构成七杀星的成份是丁火及辛金,丁火之于辛金,在四柱八字里的十神是为「七杀」,那则可以与偏激、效率、积极、冲动、冲劲作联想,金辛是经过淬炼而成的金,而丁火恰能给予辛金「无微不至」的提炼,以促其脱胎换骨的成材成器,丁火是为人间之火,其之于辛金之磨炼是无时无刻的进行着。,  从天府星开始的排序是贪狼星、七杀星、破军星,贪狼星的五行属性是癸水、甲木,七杀是丁火、辛金,而破军是辛金癸水,其之循环过程则是水生木、贪狼木生火、火克金,以锻炼七杀,而成器成材之七杀金复生破军水,可以为福为祸之破军(破军里主要成份是癸水,却容有少数成份的辛金)。,@-----------[email protected],声明:部分内容来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!以上内容,并不代表算命佬网 原地址:https://www.3833999.com/ziwei/19110.html
点击阅读全文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声明:部分内容来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!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