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八字起名正文

姓名趣谈

免费算命 八字起名 2021-03-13 23 0
姓名趣谈,
一个脑筋急转弯――你的东西,别人却用得最多,是什么?别想歪了,答案是姓名。一个姓名就是一个身份识别码,现代信息社会越来越像一组数字,比如我们的身份证,比如我们必须牢记的各种密码。好在我们除了数字编码还有一个名字,父母、祖父母抑或我们生命中一个重要人物给我们起的名字。大多时候,这个名字要伴随我们一生。
     起名字是件隆重的事,旺族大家、书香门第自不必说,除了族谱定字外,剩下一字也多有讲究,而家人祈望子女好起来,名字也多用祈福类的福、财、贵之类。贫穷人家给孩子起名也同样讲究,为了让孩子生存下去,多取些“黑旦”、“狗剩”之类,据说阎王要勾人名时,看到这些不是人名就放过了。新中国成立后,破四旧,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人多用“建国、建设、援朝、国庆”之类做名字,到文革时,“红卫、文革”等就用得多,改革开放后,起名字似乎又回归了传统文化。
     我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,父母文化程度不高,幸好没有起旺财、富贵之类,姓郗,只一个单字――选。因姓较少,许多人不识,每每交换名片,都要告诉人家读音,最麻烦的是电话里介绍,每次要说“希望的希”,若是一般介绍,到此为止,如果是订机票之类,就要补充:“右边还有一个耳朵。”遇到听力不好的,还要问我:“左边还是右边?”我则拼命大声地说:“右边,右边有一个耳朵。”旁边的同事早就笑成一团了:“郗老师左边没有耳朵……”
     其实,比我名字怪的,还多着呢。前不久,和几位同事去武汉出差,约了一些湖北作家聚餐,其中有两位美女作家――叶子和望见蓉。这两个美女的名字也有点意思,特别是“望”姓,我是第一次听说,问了美女,才知道这姓《百家姓》上都没有。“望见蓉”,我猜想当初美女大概是出生在一片映日荷花畔吧。聚餐时有人提议:“望见蓉,干脆今后你见到谁就叫‘望见谁’吧,今儿你面对着郗总,就叫‘望见秦’吧。”湖北电视台的马竹说:“那你望一眼我,就叫‘望见马’吧。”其他几位男士不依了:“那你也望一眼我们吧……”看到大家不依不饶的样子,望见蓉笑了:“一般在这种场合我有一个对大家都公平的名字。”什么名字?大家都伸长了脖子等着聆听:“望、见、鬼!”望见蓉话音未落,大伙都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   从武汉到襄樊,在朋友关照下,找了辆车送我们去武当山,靓仔司机自我介绍说:“我姓姬,你们叫我小姬就可以了。”开始我们还以为是吉鸿昌的“吉”,后来才搞明白。问起他的名字,他有点不好意思了:“我的名字挺逗的,我们这一辈儿的辈分字是‘生’字,父母给我起名‘生伟’,想生得伟大点儿,可和这姓连在一起就逗了……”他还没说完,我们都笑翻了。回过神后,小姬说:“我这个名字遇到的趣事可多了,前不久,我们传达室换了新同志,不认识我,有朋友来找,保安问:‘找哪个?’朋友答:‘姬生伟。’保安说:‘错了,这里是宣传部,计生委在市政府那边’……”又是一阵疯笑。
     名字真的很有意思,如果编本《姓名趣事大全》,估计能收到不少好玩、有趣的姓名故事。
,@[email protected],声明:部分内容来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!以上内容,并不代表算命佬网】,

姓名趣谈


一个脑筋急转弯――你的东西,别人却用得最多,是什么?别想歪了,答案是姓名。一个姓名就是一个身份识别码,现代信息社会越来越像一组数字,比如我们的身份证,比如我们必须牢记的各种密码。好在我们除了数字编码还有一个名字,父母、祖父母抑或我们生命中一个重要人物给我们起的名字。大多时候,这个名字要伴随我们一生。
     起名字是件隆重的事,旺族大家、书香门第自不必说,除了族谱定字外,剩下一字也多有讲究,而家人祈望子女好起来,名字也多用祈福类的福、财、贵之类。贫穷人家给孩子起名也同样讲究,为了让孩子生存下去,多取些“黑旦”、“狗剩”之类,据说阎王要勾人名时,看到这些不是人名就放过了。新中国成立后,破四旧,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人多用“建国、建设、援朝、国庆”之类做名字,到文革时,“红卫、文革”等就用得多,改革开放后,起名字似乎又回归了传统文化。
     我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,父母文化程度不高,幸好没有起旺财、富贵之类,姓郗,只一个单字――选。因姓较少,许多人不识,每每交换名片,都要告诉人家读音,最麻烦的是电话里介绍,每次要说“希望的希”,若是一般介绍,到此为止,如果是订机票之类,就要补充:“右边还有一个耳朵。”遇到听力不好的,还要问我:“左边还是右边?”我则拼命大声地说:“右边,右边有一个耳朵。”旁边的同事早就笑成一团了:“郗老师左边没有耳朵……”
     其实,比我名字怪的,还多着呢。前不久,和几位同事去武汉出差,约了一些湖北作家聚餐,其中有两位美女作家――叶子和望见蓉。这两个美女的名字也有点意思,特别是“望”姓,我是第一次听说,问了美女,才知道这姓《百家姓》上都没有。“望见蓉”,我猜想当初美女大概是出生在一片映日荷花畔吧。聚餐时有人提议:“望见蓉,干脆今后你见到谁就叫‘望见谁’吧,今儿你面对着郗总,就叫‘望见秦’吧。”湖北电视台的马竹说:“那你望一眼我,就叫‘望见马’吧。”其他几位男士不依了:“那你也望一眼我们吧……”看到大家不依不饶的样子,望见蓉笑了:“一般在这种场合我有一个对大家都公平的名字。”什么名字?大家都伸长了脖子等着聆听:“望、见、鬼!”望见蓉话音未落,大伙都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   从武汉到襄樊,在朋友关照下,找了辆车送我们去武当山,靓仔司机自我介绍说:“我姓姬,你们叫我小姬就可以了。”开始我们还以为是吉鸿昌的“吉”,后来才搞明白。问起他的名字,他有点不好意思了:“我的名字挺逗的,我们这一辈儿的辈分字是‘生’字,父母给我起名‘生伟’,想生得伟大点儿,可和这姓连在一起就逗了……”他还没说完,我们都笑翻了。回过神后,小姬说:“我这个名字遇到的趣事可多了,前不久,我们传达室换了新同志,不认识我,有朋友来找,保安问:‘找哪个?’朋友答:‘姬生伟。’保安说:‘错了,这里是宣传部,计生委在市政府那边’……”又是一阵疯笑。
     名字真的很有意思,如果编本《姓名趣事大全》,估计能收到不少好玩、有趣的姓名故事。


@[email protected]

声明:部分内容来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!以上内容,并不代表算命佬网】

原地址:https://3833999.com/qiming/33724.html
点击阅读全文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声明:部分内容来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!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