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八子婚姻正文

76年龍女命中註定的情人,76年的龍女和他的同歲情人會動真感情嗎

免费算命 八子婚姻 2022-04-16 1 0

提起76年龍女命中註定的情人,大家都知道,有人問76年的龍女和他的同歲情人會動真感情嗎,另外,還有人想問.76年出生龍女能有婚外情嗎,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?其實1976年的龍女給1964年的男龍當情人合不合適?下面就一起來看看76年的龍女和他的同歲情人會動真感情嗎,希望能夠幫助到大家!

76年龍女命中註定的情人

1976年的龍女給1964年的男龍當情人合不合適?

1、76年龍女命中註定的情人:76年的龍女和他的同歲情人會動真感情嗎

1、76年龍女命中註定的情人:76年的龍女和他的同歲情人會動真感情嗎

小龍女:現在的關係真不知道應該怎麼講,我們大一就在一起,到現在有三年了。三年發生的事情太多太多,我們都曾經以為會與對方共度一生,但在我們都犯過一次錯之後,似乎就不同了。大三那年我去了深圳實習,而他是本科,比我晚一年畢業,留在學校繼續學習。異地戀情,相思成災,我們都維持得很辛苦,幾個月後就發生了很多爭執。後來談到分手,再後來我沒有拒絕深圳單位同事的追求,發生了關係。但是和這位同事在一起后很痛苦,我時時刻刻都會想起遠在千里之外的他。實習期滿,我離開了深圳的同事回到學校,他極力挽回我們的關係,我知道自己仍然愛他,所以回到他身邊,想要好好生活。但是問題就發生在回來之後。我知道他是愛我的,我也很愛他。我對他坦白了在深圳的一切,他說他不在乎,他只要我。我真的很感動,內心也很愧疚。我們重新在校外租了,他上課,我找工作。雖然他說不介意以前的事,還總開導我不要背思想包袱,但我內心其實還是內疚的。所以加倍的對他好,加倍珍惜我們的感情。我們重拾昔日,過得非常幸福。我以為我們會一直這樣好下去。但是這樣的日子並沒有繼續下去。我們開始為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頻繁爭吵,其實我們大二就開始同居了,不是两天過日子了,不存在為柴米油鹽的事情傷感情的。爭吵仍然在繼續,慢慢的他開始不常回家吃飯了(他在學校還有宿舍),說學習忙了,要準備考試什麼的。我感覺他總在迴避我。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兩個月吧,我們都有些疲憊,但是誰也沒有說過分開。七月,我們一起回老家參加了我哥哥的婚禮,婚禮后,與我同歲的表妹跟我們一起回到了省府城找實習。他搬回了學校的宿舍,表妹與我住在了一起。由於不是次見面,他和我表妹也並不生疏。他還是時常來我們租住的小屋,一起吃飯。有時太晚了,他也就與我們擠在一起。二人世界變成了三人行,三個人都不是內向的人,所以在一起從來都不缺少話題。但是慢慢的,我覺得他關注的東西在改變。我們獨處的時間越來越少,就更談不上了,依然為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拌嘴、爭論。很多時候,他似乎都有意無意的避開我,而跟我表妹聊的更投機。因為表妹從小就嬌慣,所以家務一般都是我在做。常常我在廚做飯,他們在外面休息或者聊天或者玩電腦。時間長了,似乎共同話題越來越少。以前我們經常發的沒有了,也越來越少,更多的時候是我要問他回不回來吃飯。看到他越來越淡漠的表情,我無數次夜裡偷偷掉眼淚,心酸和痛楚一點點加劇,終於到了無可的地步。那個下雨的夜晚決心跟他說分手,一開始,彼此無話,直到那兩個字說出口,才發現自己早已淚流滿面。我痛哭地控訴他幾個月以來的變化和冷漠,講出我分手的決心,而他也終於道出了冷漠的原因。原來對我的深圳之行,他從未放下。我是他的初戀,我們都是彼此的次。他說這幾個月他內心其實很煎熬、很痛苦,無法接受我被別的男人擁有過。所以對我淡漠了,忽略了。聽到這些,真的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。我愛這個男人愛了三年,可是這件事我無法讓他釋懷,他用這樣近乎折磨的方式懲罰了我4個月,我無可辯駁,了大半。我還是說到分手,比之前更加堅決,然而他卻不肯放手,苦苦哀求,說他從此能夠將那件事放下,只要我。我們糾結到半夜,終於言歸於好,說好要好好走下去。事情到此本該完結了。然而,我怎麼也想不到,更加讓我哭笑不得的事情還在後面。表妹休息的時間跟我剛好錯開。她每周一休息,我則是正常的休息。那個,我們三個人玩牌玩得很晚。他留在小屋,三個人躺在一張床上,我睡在中間。這樣擠在一起睡覺不是次,可能覺得是姊妹,誰也沒放在心上。我男朋友向來也很老實,雖然有時候我對三個人睡在一起感覺不太好,甚至因為表妹的事情還跟他爭吵過,但是他覺得我太多心太不信任他,我也就沒敢再提。我不想讓他覺得我不信任他。可是,那天早晨我早早去了,留下他和表妹在家,在一張床上。臨走前,只是多看了一眼,吻了他,沒有多想。但是,一切就在那個早晨,變得不一樣。中午,表妹打說有事情告訴我,但是我怎麼問,她都沒有再說下去。而他也發問我什麼時候回去,下午,他甚至去車站接了我,一起去場了菜。回到家,才發現表妹搬走了!我還沒明白怎麼回事,打問表妹,她只說想回家了。一樣的我相信了,還高興的抱着他,問他什麼時候再搬出來,繼續二人世界。直到看見他木然的表情,我才意識到事情沒那麼簡單。果然,他一言不發的從屋子里走了出去。我懵了!十分鐘后他仍然沒有回來,才回過神來的我跑出門,看見他遠遠的站着講。不自覺的走過去,才發現自己連鞋都沒穿。回屋裡匆忙穿上鞋子再出來,發現他已經往小區外走了。那一刻突然就覺得會就這樣失去他了,我瘋了一樣的追出去跑到他身後,卻突然停下來,心裏突然就害怕將要面對的什麼事情……默默的從身後拉過他的手,四目相對的一瞬間,兩人都苦笑了一下,同時說出“去哪兒?”“你怎麼來了?”然後瞬間沉默。我就那麼拉着他,一路無言,回到我們的小屋,等他告訴我……原來,這天早晨他摟着躺在身邊的表妹,表達了近兩年來對她的好感。沒有,只是漫長的傾訴。他說他希望陪她走一段,照顧她一段。他反覆強調着,對錶妹沒有愛,只是單純的喜歡和好感。但是我的心怎麼那麼痛?就像被扔進了絞肉機里反覆的碾壓。大腦一片空白,只是反覆的問:為什麼?傍晚才接到表妹的,說她被嚇壞了,當天早上就收拾了東西寄回了老家,也辭掉了工作。打過來只是想告訴我發生過的事情,希望我自己拿主意,並給了我惋惜和同情。那晚上我打了他!那一耳光,打在他臉上,卻在我心裏烙上更深的印記。他摔門而去,我悲痛欲絕,坐在一地的碎盤子里放聲哭……我想瀟洒的放手,卻發現自己仍然不舍。了南下的車票回到深圳,希望時間可以撫平一切。臨走卻給了他一個承諾,一年之內不會接受別的男人,等我們大家都想清楚,是否要繼續。如今,我,他仍然試圖挽回。我發現自己也越來越想念他,但是一想到這件事又心痛的無以復加。我的家人一致要求我跟他斷絕關係,我也想就此放手,但是很難。我仍然背着家人在跟他。每次打他都讓我回去,可是家人的壓力也很大,而且他所做的事情我也暫時放不下,那幾個月他對我的冷漠也讓我很后怕。他反覆問我要不要跟他回去,我很為難,也很苦惱。內心想跟他在一起,但是那件事情他並沒有很好解決。他反反覆復的只是說是誤會,要求我原諒他,但是現在家人對他的作為都很氣憤,認為他以後也不一定能專一。另一方面,我自己生他的氣。我很矛盾,很糾結,很猶豫。我該怎麼做,這樣的感情還能再繼續嗎?世紀佳緣小龍女回復:在前幾天的一封回信里我曾說:我們都只是普通人,不要強求自己做。我要說:不僅不要強求自己做,也不要把別人想象成。你到深圳實習,異地空虛寂寞,和同事發生了關係,事後又後悔,覺得心裏愛的還是男友,再回頭去找他。出軌固然不對,但你如果打算回頭跟男友好好過,也沒必要一五一十的坦白出軌過程。當然,我不贊成說謊,但如果真話除了傷害之外別無好處,你也不妨沉默,有時候沉默也是一意。要知道,沒有男人可以真正不在乎女朋友出軌。你說了,他就一定會產生豐富的聯想,而這些聯想會使他在床上面對你時痛不欲生。事實也證明他並不是。他嘴上雖然說“不在乎”、“只要你”,事實卻是長達數月的冷,爭吵、冷漠、迴避,直到傷透你的心。這樣還不夠,你還要把一個性格活潑、青春年少的表妹放到他身邊。你這位黃臉婆在廚做飯,他和你表妹在外面休息、聊天、玩電腦,多麼投機。這樣還不夠,還有小屋三人共宿,甚至在那個令你心碎的早晨,你還留下他們兩人躺在同一張床上——你讓貓怎麼拒絕一條魚?你讓他怎麼能不對躺在身邊的可愛女孩動心?在你男友這一出軌中,他有沒有責任?他當然有責任,可我覺得你的責任更多一點。孟子說人之初性本善,孟德斯說人性本惡,我卻認為人性中本來既有善又有惡,把人放在縱容惡的環境,惡就更可能滋生。你把他當,用“可能覺得是姊妹,誰也沒放在心上”、“我不想讓他覺得我不信任他”這些借口縱容他與你表妹親密相處,結果就是他向自己的荷爾蒙投了降。天真純潔不等於無腦,更不等於拱手出讓自己的私密空間。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有義務變得聰明一點,避開這些讓愛情變質的陷阱。如果說你是“糊塗女”,你男友也可稱“反覆無常男”。他高估自己的承受能力,以為自己可以諒解你的出軌,還一再勸你不要有心理包袱,結果是他變本加厲的用冷報復你。你終於受不了,要求分手,他卻不肯放手,苦苦哀求,承諾放下這件事。你以為從此這件事告一段落了,結果他一轉身就向你表妹示愛——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,你把表妹放在他身邊很不對,但是,他也應該有迴避這種不正常親密關係的意識。身邊不設防的女人,是一種特孬種的出軌方式。還好,你表妹是正常的女孩子,她的反應是立馬拎着行李逃跑了。你問,這樣的感情還能不能繼續?我只想說,生物學家做小白鼠走迷宮的實驗,小白鼠走錯道被電擊了,它很快就能記住下次不再走這條路。吃了苦頭總是記不住,一遍遍陷入死衚衕的,大概也只有人了吧。分享到

以上就是與76年的龍女和他的同歲情人會動真感情嗎相關內容,是關於76年的龍女和他的同歲情人會動真感情分享。看完76年龍女命中註定的情人後,希望這對大家有所幫助!

原地址:https://3833999.com/bzhy/472191.html
点击阅读全文
版權聲明

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站立場。聲明:部分內容來於網絡,如有侵權,請聯系我們刪除!
本文系作者授權發表,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。